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栏目 > 反邪教专题

屁股感知颜色、七天成诗人?为什么会有家长送孩子上这种脑力开发班?

2017-08-21 来源:    撰稿人:

 

“不输在起跑线”的观点

深深地根植于家长的头脑中,

为了让孩子先他人一步,

不少家长选择依靠培训机构。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上海一家名为“脑立方”的培训机构,声称能用短短几天时间“开发”孩子右脑,甚至能“蒙眼辨色”、“七天成诗人”。


媒体调查发现,“脑立方”看似神奇,实际是忽悠家长的旧把戏。专家对此表示,脑开发尚无科学理论证实。并且,该培训机构未在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备案,涉嫌无办学许可设私塾。

 

戳视频,看报道

↓↓↓

 

通过科学的方法,见证您的孩子闭眼读书写字,超级写作,快速阅读,过目不忘,快速提升孩子的记忆力……

 

在网上搜索关键词“脑立方”,可以找到“脑立方”各种版本的视频宣传。宣传片自称是接受某电视台专访,并请家长和孩子一起现身说法。但从其粗糙的剪辑制作效果来看,并非是在电视台播出的广告或者节目。

 

 

记者在其官网看到,脑立方的课程设置包括超感创作力训练、超感心像力训练、海量单词成果训练等等。为了一探究竟,记者来到“脑立方全脑应用训练中心”位于上海市澳门路上的一家门店,店面为上下两层,楼上多间教室。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们的培训可以做到蒙眼辨色。

 

 

蒙眼拼魔方,是把眼睛蒙上,把打乱的魔方拼成完整的六个面,孩子能通过一些身体部位感知颜色......

 

工作人员还宣称,他们的超感心象力教材,甚至可以让孩子用屁股感知颜色。

 

 

工作人员
每个小朋友能感知的部位不一样,有的能用屁股感知颜色,有的用手摸色块色卡能感知出来。

记者提出找小朋友来现场展示时,来了一名4岁的孩子,背诵了“千字文”,同时又进来一名自称是门店的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了课程的具体情况。此后,又有一名自称某小学退休校长的女性向记者推荐课程。

 

推荐课程人员
它是通过比如音乐等方法,训练方法不是老板定的,它是一个大集团,里边有好多科学家,我孩子就去了两天,两天以后就不一样了。

 

 

 

 

 

据介绍,整套系列课程收费6.8万元,包含了2天的“超感心像力”、7天的“超感创作力”、7天的“脑屏成像”等全套课程。其中,“超感心像力”是系列课程的基础,孩子在两天能“打开右脑”,实现“蒙眼辨色”,成功率为100%。

 

图为“脑立方全脑应用亲子导师”在宣讲会上向家长推销6万8千元的课程。(非正常拍摄)

 


门店的女负责人
我们现在在全国开业的有172家,都有老师,还有300家在筹备工作。

孩子经过培训真的能达到宣传效果吗?上海丁先生的孩子今年初上了“脑立方”的“超感心像力”课程,在经过所谓“右脑开发”后,发现孩子并不能做到“蒙眼辨色”,于是退出培训。

 


丁先生
到了地方之后,小朋友进去了,大人不让进,回来也问不出什么。但是最扯的是蒙眼识颜色,我是到了那一步觉得这玩意儿不靠谱,所以退出了。

记者调查发现,“脑立方”总部位于内蒙古,企业注册名为“内蒙古脑立方全脑应用训练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注册日期为2014年10月。其在上海共设12家分公司,未在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备案。

 

上海市的相关规定明确,经营性民办培训机构需要征求上海教育行政部门或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意见后,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才能从事经营性培训活动;其他公司不得以教育咨询或教育类家政服务等名义变相从事经营性培训活动。记者联系到“脑立方”内蒙古总公司法人代表宋建华,但他在电话中称:

 


宋建华

因为我们始终认为我们这不是教育培训,没有教他们文化课,可能这也是我们的一个误区。今天有关部门也来了,我们也意识到错误了。基本都没有备案,有个别几家备案了,因为我们是全脑应用开发,我们不认为它是教育培训。

 

对于外界对“脑立方”宣称的,可以让孩子“七天成诗人”,宋建华解释称:

 


宋建华
写诗这块我也承认10岁的孩子,他能写出多么好的诗吗?我们这个课程不是锻炼孩子写诗的,因为考试不考写诗,谁会花钱来学写诗呢。我们也没有这个能力教他写诗,我们只是启动他的潜能,开发以后他自己就能创作出一些东西来。

 

记者注意到,脑立方2014年成立以来,短短3年间,已发展了120多个教学点。对于脑立方所宣称的神奇培训效果,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

 


储朝晖
这个培训肯定是不靠谱的,不符合教育的规律,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华东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教授蔡清说,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任何理论能够证实,视觉以外的人体功能可以感知图像和颜色。科学界公认,左右脑本是以不同的方式协同运作的,并不存在“打开右脑”一说。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此还表示,脑立方这类教育机构之所以会迅速发展,家长对孩子教育的急功近利应该反思。

 


熊丙奇
它的培训内容也是反教育常识的。现在有的培训机构极其不规范的办学,但却有很多家长去选择,这跟家长的功利心是有很大关系的。

由于教育部门对于教育培训的场地、师资、消防等要求比较严格,一些培训机构选择到工商部门或民政部门登记,将经营范围定在教育咨询、家政服务等方面,并不提教育培训。有的甚至是在计生部门备案。由此带来的后果是,即便一些培训机构超范围经营,将手伸到了教育培训领域,从事教育培训的老师不具备教师资格,消费者遭遇退费难等权益受损问题,也很难受到查处。

 

 

可以说,正是这种“两边管漏”,让一些培训机构“挂羊头卖狗肉”。因此,减少培训机构市场乱象,保障消费者权益,需要教育部门、工商管理部门等,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培训机构资质严加审核,并加大对其超范围经营、无证办学等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需要教育部门、工商部门加强信息沟通和协作,对鱼龙混杂的培训机构进行排查,形成工作合力,补上监管空白。

 

 

本文转载自『中国之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