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栏目 > 反邪教专题

中印紧张对峙,以灵性之名鼓吹淫乱的印度一邪教,也曾“粉饰”渗入中国

2017-08-21 来源:    撰稿人:
 6月以来,印度军队越过中印边界锡金段进入中国领土,截至本月7号,仍有50多人和1台推土机在中国领土非法滞留。


 

印方越界事件的非法性质十分明确。然而印方却罔顾事实、百般狡辩,不仅抛出诸如“争议领土”的可笑说法,还“甩锅”不丹,打起了“保护不丹”的幌子,阻挠我方在洞朗地区的道路施工。

 

 

中印对峙引起国内外强烈关注,一时间,网络上关于印度历史、文化、宗教等各方面的讨论也极为火热。

 

不过,其中有一股来自印度的邪恶势力却没有被关注!这股势力其实早已悄无声息地对我国进行渗透,他们打着文化交流的幌子,暗地里却干着传播罪恶的勾当,已经对我们发动了一场没有硝烟的“软战争”!其中,就有号称灵“性”复兴、鼓吹淫乱的奥修邪教!

 

 

 

奥修教,是阿恰里亚·拉杰尼希所创办的邪教组织,该组织已被印度、美国、希腊等国家认定为邪教组织并予以驱逐。

 

 

该组织的头目阿恰里亚·拉杰尼希自幼口才极佳,有着惊人的记忆力,在印度贾巴普尔大学哲学系读书期间,曾获全印度辩论冠军。

 

然而,在1953年,他突然自称“得道开悟”;并在 1966年辞去大学教职并宣称:他得到了神的启示,决心要将余生奉献给“人类的灵性复兴”事业。

 

接着他广招弟子,建立了“唯一教”(他说他的宗教才是唯一的真理和正道,故此称为“唯一教”)。他声称自己是700年前一位大圣人转世,所以又将其姓名改为“薄伽凡·室利·拉杰尼希”(意为“世尊”、“佛”、“赐福者”)

 

流氓不可怕,最怕流氓有文化,恰恰拉杰尼希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凭借着惊人的记忆力和所学的知识,将印度教思想与西方宗教、哲学、心理学揉杂在一起,进行广泛的“传教”。

 

他时而口若悬河,时而沉默不语,对慕名而来的崇拜者和信徒时冷时热,吊足了他们的好奇心,成功地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无所不知的“智者”,成为信徒心中的“圣人”。

 

 

而这位所谓的“圣人”和他的“人类灵性复兴”事业,实际上却是鼓吹性解放和淫乱。

 

他对印度性力派密教谭崔(Tantra)大加吹捧,鼓励男女双修,公开向信徒们鼓吹要抛开一切世俗规定和枷锁,“通过性交去获得自由、喜乐”,尽情享乐。他所成立的“静修中心”也自然而然成为信徒们集体淫乱的场所。

 

美国著名的《好男人计划》杂志专栏作家卡特·李斯特,就曾深入印度浦那市的“奥修国际静心村”,以自己的亲身体验,为公众揭示了“奥修”的真实面目。

 

在他看来,“‘奥修静心村’是一个人们可以自由放纵,只要让你觉得快乐,可以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地方。其中竟然包括可以与任何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发生性行为!”

 

 

让李斯特诧异的是,在首日登记入村的时候,他就被要求支付一日游门票及艾滋病病毒检测费。只有艾滋病检测为阴性正常,才可以继续进行下一步的注册手续。

 

 

奥修教在80年代末发展到了鼎盛,据称信徒有30余万之多,在世界上设立了250个静修场所。由于拉杰尼希太能忽悠,导致我国一些出版社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还出版了如《奥修智慧金言》《印度哲人奥修如是说》《奥修人生箴言》等系列丛书,他那些荒诞的理论因此流入国内,有了一定的市场。

 

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仿佛如获珍宝,并就地改造,以此进行招摇撞骗,敛财骗色。

 

比如,秦铭远联合李一非法创办的“缙云山国际社区”(“铭远国际静心中心”)。该“中心”通过开设谭崔课程进行“灵修”,鼓吹“换妻”、“换夫”、“性解放”行为,教唆男女信众在“灵修”过程中实行“性杂交”和聚众淫乱。

 

 

据《羊城晚报》报道,秦铭远曾于1992 年和2004年两次去印度普那“奥修中心”研习,他是奥修的忠实传承者,大力鼓吹性自由,他把自己包装成心灵培训导师,但这并不能掩盖其敛财骗色的本质。2012年,其位于广东罗浮山的“静心山庄”被广东博罗县执法部门依法查抄。

 

 

在2010年8月份,厦门警方也彻底捣毁过一个奥修邪教窝点。这一窝点的“导师”——54岁的“奥修门徒”陈克勇在厦门广播山下弄了个所谓的“绿土地健康社区”并开班授课。

 

他打着“共同生活、周末舞会、生态旅游、有机农业”的幌子,进行所谓的“真善美”、“强身健体”、“心灵健康”培训,其中“唤醒生命课程”收费是每人2500元,“21天神秘玫瑰”培训则收费高达每人1.8万元,他以“爱憎分明、释放自我、大哭大笑、乱语乱舞、打坐站桩”等方式进行所谓的“修炼”,鼓吹学员“性高潮”、“性自由”和集体淫乱。陈克勇本人就与六七名女性追随者同居在一起,且有集体淫乱行为。

 

 

 

除了敛财骗色、控制信徒,邪教组织往往还拥有疯狂的政治野心!在这种野心的驱使下,他们甚至能对平民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情!

 

臭名昭著的拉杰尼希逃亡美国后,就曾企图在美国的沃斯科县乡下的“大泥泞农场”(Big Muddy Ranch)建立一个由自己掌控的“自由社区”。为了达到此目的,奥修教不仅粗暴地扰乱小镇议会选举,还试图密谋杀害沃斯科县行政长官和俄勒冈州前联邦检查官。

 

▲“拉杰尼希社区”在沃斯科县所在地

 

在种种手段未能得逞的情况下,他们居然企图向当地的供水系统投放沙门氏菌,发动生化恐怖袭击,以杀死当地居民来阻止他们参加投票选举!

 

▲曾遭受下毒的餐馆

 

▲安蒂洛普邮局的一块旨在纪念当地居民抵抗“拉杰尼希入侵”的牌匾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与战场上两军堂堂正正的交锋不同,邪教组织往往是躲在暗处,通过卑鄙的手段控制信徒的思想、操纵信徒的行为,进而冲击社会和政府,伤害无辜的人。这种无硝烟的“软战争”,往往还让人防不胜防!

 

再回到印军非法越界滞留这个话题上,正如央视评论员所言,“中方仁至义尽,印度撤军的时间不多了”。无邪君(微信号:中国反邪教)坚信,我们的人民军队有信心、有能力打败一切来犯之敌!而在反邪教的战线上,无邪君(微信号:中国反邪教)也有决心守护好我们这片净土,不让产自印度的邪教胡作非为!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中国反邪教』

无标题文档